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張鳴:風水建築與風水政務

  大學的風水教授到處講風水,據風水教授說,很多西方的都市,巴黎、維也納、莫斯科,都是按風水的原理建的,還有大學開設了風水課,按這個架勢,也許過不了多久,大學就該招風水學博士生了,成批地向社會推出風水大師。不過,社會似乎等不及大學的人才輸送,許多有傳承和沒傳承的風水大師早就掛出招牌,上市營業了。說也奇怪,這些過去被稱為“封建迷信”的玩意,偏偏我們的許多官員就喜歡。按風水大師的建議,修私宅者有之,建辦公樓者有之,修路架橋者有之,現在,又傳出河南桐柏縣在豪華的縣政府大樓前面的廣場上,修了一些莫明其妙的風水建築,聚寶盆、龍柱、龍眼、怪獸,還有一個巨大但超級醜陋的牌坊,看上去很像某些陵園的大門,因此,當地老百姓戲稱之為陵園門。

  我們的某些官員不信馬列信鬼神,早就不是什麼新聞了。不管我們的學者給風水裝上多少科學的頭面,找個風水師來問問就知道,那東西其實充滿神鬼迷信和巫術操作。所謂風水的好壞,最根本的是風水背後那種人為賦予的神秘力量。說實在的,很多官員信風水,求神拜佛,其實並非真的有相關的信仰,他們只不過期待他們接觸膜拜的和尚老道或者活佛,再加上風水師,能夠用他們宣稱所擁有的神秘力量,借助類似巫術式的操作,為他們消災祈福,讓他們升官發財。

  很多的官場流言,無論多麼荒誕不經,好像都跟風水有關,什麼辦公樓某個大門開得不對啦;什麼辦公樓大門對著的那條路屬於穿心箭啦;什麼樓後面沒有遮擋,官氣外泄啦;說要再升官,就得修條什麼樣的路架個什麼樣的橋啦,等等,等等。凡是某個地方的官員升遷慢了點,某個地方官員落馬得比較多一點,這樣的流言,就會不脛而走,傳得神乎其神。於是,我們看到,在這些地方,還真就出現了按照風水師指點的政務操作???路不好,扒掉重修;沒有遮攔,就加蓋建築,甚至專門修路架橋,包括桐柏縣千奇百怪的專門的風水建築,都堂而皇之地出現在我們這個無神論共產黨人領導的共和國的土地上。風水建築,變成了風水政務。

  不消說,但凡風水建築,都是沒有實際用處的建築,勞民傷財,只是為了給某些官員一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心理安慰。風水政務,自是荒唐政務。雖然說很多地方,包括我們提到的桐柏縣,儘管是國家級貧困縣,都在大興土木,建設超級超標準的辦公樓,但辦公樓儘管超標,總還算是辦公樓,雖然說一個人占幾間乃至十幾間辦公室不太合適,但總可以牽強地說是有公務用途,但是風水建築呢?縱使官員巧舌如簧,也編不出來這些怪東西到底對於公務有什麼用處。

  但是,這樣的怪物,龐大的怪物,耗費大量民脂民膏的風水建築,居然能夠在名不正言不順的風水政務操作下,一次次地橫空出世,刺激著人們的神經。負有監督使命的同級人大一聲不響,當地百姓敢怒不敢言,拍張照片,發在網上,還得偷偷摸摸的。看來,深圳的某個交通部高官說得真對,老百姓算個屁。

  無論從哪個方面說,這些風水建築,都跟現實的中國政治和意識形態根本抵觸,而且這些建築背後,往往隱藏著種種的不法和違規,但是,它們居然就這樣堂而皇之地聳立起來了,不遮不掩,帶著炫耀和驕傲。說明什麼呢,這些操作風水政務的官員其實什麼都不怕,對他們來說,這樣做,不僅沒有什麼不對,而且還可能是政績。正常的是非對錯,在他們那裏已經完全倒錯了。
返回列表